白城信息网

首页 > 正文

中国农民为什么辛勤却不富裕?我推荐这篇文章

www.niketnmode.com2020-01-17

今天,我会给你一点小小的免征农业税的优惠,明天我会给60岁以上的老人一个月55元的养老金,后天我会在毛毛参加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。即使是90岁以上的老人(中国人的平均预期寿命只有73岁)仍然一次性缴纳数万元养老保险,然后每月领取少量养老金。人们对此深表感激,但他们不知道自己脚下最基本的财产权已经在雪崩中丧失,有时征地是惊天动地的,有时资本悄悄流失去灌溉广茂的农村土地。

在我们神奇的国家,农业、农村和农民的“三农”问题长期以来一直是头号问题。在任何时候,“关心国家和人民”的“农民利益发言人”都深为关切地表示,农民的土地不能私人拥有,也不能自由交易。否则,如果他们的生意失败,他们将卖掉他们的土地,失去最后的养老金和失业保护。

我很惊讶说这种蠢话的人经常被认为是“农民利益的代言人”或“农业、农村和农民问题的专家”!这里是不是就像“民主”,其实是“代表人民”?你可以用同样的逻辑简单地问这些“农民利益代言人”和“农业、农村和农民问题专家”:你能理解你的33,354英镑不能属于你吗?或者你会吃什么,以防你下一顿饭花掉?你既不能拥有你的房子,也不能卖掉它。你住在哪里?

那些强调中国农业生产依赖家庭作坊、农民不能自由贸易的专家、学者和官员,你知道中国农民90%的平均收入已经来自工作吗?你知道中国有句古话吗:不要给别人你不想要的东西?你愿意成为家庭农场主吗?如果你不想,却被迫执行这样的政策,不怕土地被遗弃的中国人没有食物吗?不怕魔鬼走最后一步?没有良心吗?

那些认为土地自由交易会使农民失去土地是理所当然的粘贴“救星”,我只问你一个问题:城市房屋能自由交易吗,城市居民失去了他们的房屋吗?最后,你是想把农民当成傻瓜,还是想用无花果叶掩盖你是骗子的事实?

如果没有1998年的住房私有化,如果北京、上海和其他城市的居民没有权利拥有住房或买卖自己的住房,他们将仍然是穷人或无产阶级。同样,如果农民没有宅基地和土地产权,他们将永远贫穷。谈到城乡一体化,首先要整合城乡居民的产权。否则,每年的中央一号文件就是鳄鱼眼泪!不要说中央政府连续10年发布的一号文件都是关于农业、农村和农民的问题。连续100年强调第一是没有用的。土地和农村住房私有制及行动自由的国家和地区不存在所谓的“三农”问题,不需要任何基本农田保护。中国的情况是,它制造自己的问题,然后假装解决它们。如果根本问题得不到解决,它会刺激皮毛问题!

土地、农舍和宅基地不能自由交易,这是中国最贫穷农民的罪魁祸首,是中国购买力最高的房价、中国的产业融合和最严重的过度投资(从廉价土地吸引投资),也是中国最严重的土地遗弃(农业原子化的高风险和低收入)。城市化背景下远郊农民的财产性收入为负,社会上没有剩余流动性的资金储备。这是自1949年以来中国历史上唯一的情况。

说土地私有化和自由贸易将导致农民失去土地,大量土地将被用于非农业建设,这是对基本事实的诽谤!当你是农民或开发商时,你是傻瓜吗?事实上,现有的土地制度导致数亿农民失去土地、失业、社会保障和缺乏资金,而土地被征用得太多太便宜。国土资源部信息中心表示

“1982 《改革土地制度促进工业化、城市化、城乡一体化》规定,‘退休、退职工人和军人回乡定居,华侨回乡定居’和‘集镇非农用户’经批准后可以获得宅基地在农村建房。1988年版《改革共识论坛部分文集》第41条还允许农业户口的城镇非居民使用集体土地建房,但面积有限、须经批准和有偿使用的除外。也就是说,在1998年之前,劳动力和宅基地被允许在城市和农村地区之间双向流动。但是,1998年版《城镇建房用地管理条例》保留了农村宅基地使用权的平均福利分配性质(一户只能拥有一处符合省级固定面积标准的宅基地);第41条被删除。1999年,《国家禁止法》第39号甚至禁止向城市居民出售农民住宅,禁止城市居民占用农民集体土地建房,即禁止农村宅基地使用权流转。(中国城市住房私有化始于1998年,33,354大环注)

”大量农民进城打工,1998年达到约8,800万,2011年达到1.6亿(现在超过2.3亿,33,354大环注)。其中,3300万是出城的家庭,约40%是无法返回的“戴尔农民”。农村劳动力搬走了,但他们的家园和房屋不能搬走。村民们已经有了一块宅基地,但买不起。城市居民不允许购买它,也不愿意交出去,所以他们不得不把它闲置着。因此,大量的“空心村庄”被建立起来(目前,平均每天约有200个村庄消失)。农村房屋不能出售,城市房屋不能购买,农民在城市定居缺乏“原始资本”也阻碍了农民工的市民化,成为阻碍人口城市化的一个因素。农民工不能被公民化,他们在农村的承包土地也不能完全收回。虽然《土地管理法》规定承包经营权可以通过市场转让,但市场一直无法发展。如果承包土地不能完全收回,也会阻碍农业经营规模的扩大和农业现代化。

”以征地作为新增建设用地的唯一途径,低价征地导致数亿失地农民陷入贫困,建设了数万亿元的“卖地融资”,扩大了社会贫富差距。禁止建设用地集体土地使用权进入市场,以征地作为新增建设用地的唯一合法途径。这势必违反《土地管理法》规定,即征地只允许为公共利益,扩大征地范围,从而造成近1亿无地农民。土地征用也遵循计划经济时期的低成本土地征用政策。以发展权(即建设用地使用权)属于国家,涨价返还给社会为由,土地补偿费按原使用产值计算,集体土地开发收入(即地租增量)数万亿元被拿走,导致60%的失地农民陷入贫困。尽管政府颁布了多项政策,将征地补偿从2003-2005年的平均每亩35,000元提高到2009年的每亩41,000元,但同期土地出让金从每亩218,000元提高到519,000元,政府从集体农民那里获得了更多的财产收入。这是近年来频繁发生强行驱逐和杀戮以及严重社会问题的根源。

“‘卖地融资’大力支持土地快速城市化和地方经济发展。与此同时,它也推动了地方政府的投资热潮和开发区热潮,鼓励其圈地和收购更多的土地,造成更多的失地农民,进一步扩大城乡差距。“土地出售融资”的一部分流向了开发商,造就了一批房地产大亨。部分土地已经成为官员寻租和腐败的根源,进一步扩大了社会贫富差距。“

当中国每天有200个村庄消失,大量农村房屋被自然的风雨摧毁,

2012年5月13日,中国科学院中国现代化研究中心发布了最新研究成果《农村土地承包法》。报告指出,中国的农业生产率与发达国家的农业生产率存在巨大差距。美国是中国的90多倍,日本和法国是中国的100多倍,巴西比中国高。如果以农业增加值率、农业劳动力比率和农业劳动生产率比率为三个指标,2008年中国农业水平与英国的差距分别约为150年、108年和36年。

去年底我还看到一篇文章。一位以“向总理说实话”而成名的“三农问题专家”说,“三农问题”的实质是农民权利太小,小农权利的根本原因在于农民组织化程度低。为了解决严重的“三农”问题,最根本的措施是组织农民。乍一看,我大吃一惊:人均超过一英亩,在土壤中挖掘的年净收入只有几百元,而“组织”一个农民的时间成本是每天100多元。你希望农民每天“组织”喝西北风吗?

我们的农民比这些所谓的“农业、农村和农民问题专家”更聪明。只有当他们被征用时,他们才能在没有通知的情况下组织起来,因为只有这样,“组织”的利益才能等于成本。

财产权的制度保障对人的生命尊严、自由和财富创造具有根本的基础意义。

赫尔南多德索托(Hernando de Soto),秘鲁着名的自由市场经济学家,对世界上许多贫穷国家的农村和城市贫民窟进行了实地调查。在他举世闻名的《宪法》中,他得出结论,财产权是一种活生生的存在。它能否在法律上承认大多数社会成员的房地产所有权,在一定程度上甚至决定了一个落后国家能否真正实现经济腾飞。德索托认为,贫穷国家和穷人的贫困根源在于“死亡资本”。他和他的同事计算出,世界上的穷人拥有大约9万亿美元的财产,主要是住宅财产,这远远高于外部对发展中国家的援助。然而,由于这些房产没有记录,他们不能以此作为借钱的担保。由于非西方国家的法律制度跟不上人口流动和城市化等社会变化,大多数社会成员的财产只能从法律制度中分离出来,从而成为“死资本”。所有发展中国家都有一个惊人的相似之处:“这些国家的绝大多数贫困居民确实拥有财产,但他们缺乏代表自己财产的机制,因此无法创造生活资本。他们有房子,但没有财产权。他们有庄稼,但没有合同。他们有企业,但没有章程。”德索托认为,市场经济在西方取得成功但在其他地方失败的原因是,非西方国家未能建立统一的法律体系,将死财产转化为活资本,而西方标准化的法律能够使人们购买房屋和分期付款购买财产,使用房屋作为抵押向银行借款,允许公司资产分成许多部分,公开上市进行股票交易,并使财产评估成为可能.他的解决方案很简单:从法律上承认穷人实际拥有的财产,这样他们的国家就可以拥有大量的资本。他解释了美国在19世纪是如何做到的,当时国会和最高法院不情愿地承认了西方移民和淘金者的财产权,使美国资本主义跃居世界前列。正是通过将非正规产权制度转变为正规的制度安排,西方才得以在19世纪和20世纪从第三世界发展到第一世界。目前,第三世界面临的挑战是重复这一历史进程。

德索托的观点似乎每句话都针对中国农民。中国农民不能自由交易“集体所有”的土地和建在土地上的房屋(只有村里村民之间的交易才能得到法律的确认),也不能抵押贷款,从而成为“死资本”。他们不能成为在城市创业的“第一桶金”,也不能为扩大农副产品再生产筹集资金。整个社会已经进入了

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,中国农民梦想过上土地和财产的生活,但在几年内他们失去了私有土地,他们的行动自由仅限于公共土地。在毛泽东时代,农村几乎保持不变:只有贫困。邓小平时代解开了枷锁,农村日新月异。

《中国现代化报告2012:农业现代化研究》于1950年颁布实施,从法律层面规范和完善了土地制度,进一步保障了农民的所有权。第30条规定,"土地改革完成后,人民政府应颁发土地所有权证书,并承认所有土地所有者自由经营、购买、出售和租赁其土地的权利"。土地改革运动向土地分配了3亿多无地或无地农民。然而,美好的时光并没有持续多久。1953年,当《资本的秘密》政策出台时,农民失去了[农产品定价权0.69%的资金研究报告]。1956年,农民的私有土地改为集体所有,禁止交易。1964年,国务院颁布了有关规定,农民失去了行动自由。20世纪70年代旅行必须出具介绍信,否则将被扣押并送交公安机关。

监禁和同一个大锅饭让人们变穷。中国的农村地区已经停滞了30年。1978年,全国有4000万农民只能吃半年的食物。还有数百万农民。当土地光秃秃的时候,他们从冬天到春天依靠政府救济,他们借了食物或者出去乞讨食物。同年,约2亿人每天的现金收入不到20美分,2.716亿人每天收入164美分,1.9亿人每天收入14美分,1.2亿人每天收入11美分,山西省平陆县每天收入约6美分。每天10美分的收入是从谷物、木柴、棉花等的总收入中折算出来的。事实上,许多公社和大队的农民除了口粮之外没有一分钱现金。

1978年中国农民收入、人均粮食占有量和副食品消费落后于20世纪50年代。就22年的实际消费量而言,与1957年相比,1978年,我国人均主要消费品年平均消费量从203.06公斤下降到195.46公斤,食用植物油从2.42公斤下降到1.60公斤,牛肉和羊肉从1.11公斤下降到0.75公斤,家禽从0.50公斤下降到0.44公斤,水产品从4.34公斤下降到3.42公斤。

据我所知,产权和人权制度的安排与它所承载的是什么样的教义或旗帜无关。根据同样的理论,土地可以是私有的,可以是“国有的”,也可以是“集体所有的”。然而,社会史的自然发展规律从来不在乎你是什么,你是什么。只要产权和人权制度的安排不符合社会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,就必然是“违逆者死”和无休止的饥饿。所谓的“共同富裕”和“共产主义”只是白日梦中的一厢情愿。产权和人权制度的安排符合社会历史发展的规律,必然会带来国家的“繁荣”和繁荣,人民的稳定和幸福,这是不可阻挡的。

显然,今天只是开始。为了使中国的转型更加成功,财产权和人权必须更加独立,城市必须更加开放,流动和移民必须更加自由。今天,农民的土地和房屋的财产权没有独立和自由。迁徙和迁徙的自由就像33,354只候鸟。移民需经户籍批准。

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马勇在评论这个话题时写道:“人口流动肯定会改变中国。只有过去30年的人口流动不是真正的自由流动,而是单向的、残酷的、几乎是毁灭性的流动。如果政府完全打破各种障碍,让中国人民充分享有自由迁徙和生活的权利,我相信流动不再是从农村到城市的单向,而是多维多层次的流动。这是一种真正以市场为导向的人口分配和自然平衡。”他补充说,“从1978年开始的30年不能称为改革,因为增长或发展是在最初的政治结构中,只是改变了它的本质。”

他是ri

热门浏览
热门排行榜
热门标签
日期归档